预约电话:029-88816756  助理微信:hopexinli

妈妈教我的歌1-8

来源:《五十分钟的一小时》作者:罗伯特·琳达网址:http://www.hopexinli.com浏览数:736 
文章附图

几年之后,当我对查尔斯进行治疗的时候,我问他关于在农场上度过的那些沉闷岁月。我奇怪他当时的顺从、无所作为、对于劳动毫无异议的古怪的服从,他以前的生活显然并没给他提供这样的基础。我问,在这段时间他是否发生了什么人格上的变化?他感到孤独吗?在这段与世隔绝的日子里,他想些什么?梦想些什么?

查尔斯对于这些问题有着非常好的回答。“我不太在乎那些,”他说,“因为大多数时候我并不觉得我在活着。我想到自己的时候就好像周围的一匹马或是一头猪,那可能就是它们想到我的方式,我也就是那样想自己。养父母告诉我做一些事情,我做了——就是这些。在整个那段时间里,我的脑袋里没有太多想法,好像不关心任何事情。只要他们让我一个人待着,不打扰我——那就很好。我就像一段木头。哦,当然,偶尔我会感到有点儿孤独。我想要看看我以前认识的一些同伴,或者一些别的什么。但是直到离开之前,我想我白天太忙了,累得晚上什么都做不了。如果我做点儿梦,在梦里就会记起以前发生的事情,或者我可能想一些将来某一天打算做的事情,但这通常是在晚上我刚开始睡觉的时候。”

查尔斯离开农场的方式非常突然。显然是一时的念头,并没有事先考虑或计划好,他只是在一天早晨离开,抄近路穿过田野,走到高速公路上,在那儿拦住一辆卡车,将他带到他母亲生活的城市。那天晚上她工作完回到家,发现查尔斯正坐在门前的台阶上。查尔斯告诉我,她的问候并不太热诚。她几乎立刻开始安排让他回到农场,当查尔斯拒绝的时候,她变得恼怒。她说,他不能和她待在一起,她负担不起他,而且除此之外,房间也太小。更重要的是,她有工作要做,如果他留在家里,她会每时每刻为他担心,担心他在哪儿,在干什么,又在闯什么祸。不,那不可能。他必须回农场,如果不回农场,也得去其他什么既安全又不在她眼前的地方。但是不知怎么的,在一番争论之后,查尔斯成功地劝说母亲同意让他留下待上几天。他向母亲保证,他不会惹麻烦,而且要找一份工作。他已经十六岁,身材比他年龄应有的还要高大:他会工作,帮助妈妈负担家庭开销,等他自立了,就会搬往……求求你妈妈!

然而有一周时间,查尔斯没有出去找工作。出于一些原因,他无法采取实际行动。早晨醒来的时候,他脑子里装着各种很好的打算,给母亲做好早餐,在母亲走后清理房间——然后“坐上大概一整天,看看漫画书,听听收音机,也许出去散散步”。一天,他偶然结识了一个妓女,便和她消磨了一个下午。

在回到家里的第二周,查尔斯找到一份工作,给当地红十字会总部做勤杂工。他在那儿没干到三周。在查尔斯被关进监狱后的一次例行调查中,办公室主管回忆说:“……我们让他离开是因为在需要的时候他从来做不了什么。绝大多数时间里,他都好像恍恍惚惚……非常迷茫……给我们的印象是他可能有些低能……最简单低等的工作他也做不好。”

查尔斯再一次感到无所适从,重新回到他习惯的生活方式,直到他母亲发现他已经丢掉了工作。这一次他的恳求没有生效。在一番洒泪之后,母亲给她的宗教辅导员打了电话,那个人立刻安排将查尔斯送往另一家收容所。这次的地方名叫“工艺劳作学校”,神圣名字下面掩盖的是这样一个事实:它是那些想要成为罪犯的年轻人人生路上的一个小站,假如他们现在还不是罪犯的话。


厚朴 心理

首页               团队               服务内容                 新闻                 联系我们

电话:029-88816756          

地址:西安市雁塔区(高新区)高新路88号尚品国际A幢1-1403


微信:hopexinli

邮箱:hope_psych@qq.com


天气信息
 
 
 
 
在线客服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