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电话:029-88816756  助理微信:hopexinli

妈妈教我的歌1-7

来源:《五十分钟的一小时》作者:罗伯特·琳达网址:http://www.hopexinli.com浏览数:861 
文章附图

在这些年当中,当查尔斯发生上述变化的时候,他只有在极少的情况下才能见到他母亲。她在他的生日或是节假日偶尔到访,总是匆匆忙忙,留给查尔斯一种哪儿缺了点什么的感觉,觉得有些事情没做,有些话没说。妈妈来时总是带着很多礼物,对他无精打采的生活表现出一点小小的、激动的慌乱。查尔斯对我说:“她来的时候仿佛一个优雅的公主,身上的味道非常好闻。”但是在盼望她的来访,在她离开后想念她的同时,查尔斯也有些恨她,因为她让他每天生活在炼狱之中。正是这使得她的来访成为一个个不完整的片段。当她离开的时候,查尔斯想要她带自己一起走,但他不敢开口,因为预先知道她的回答。于是妈妈离开后,一种空虚感会抓住查尔斯,这时他会想方设法寻找牺牲品,来宣泄自己。我得到的关于查尔斯的档案表明,母亲的每次来访之后都会跟随者一次查尔斯对他人的攻击。在档案里,我们读到一则关于查尔斯行为和他所受到的惩罚的报告,这是关于一桩小的暴力行为,迅速给予的惩罚,长期艰苦的苦行赎罪的故事。

在特殊情况下,查尔斯会回到母亲家里。短暂地接触正常生活,带给查尔斯更多的不是安慰,而是混乱和损害,因为那让查尔斯感到一种滋味:那本来是他应该拥有的一切。在当时的情况下,却激起一种永远也得不到满足的欲望。

十一岁的时候,查尔斯从他当时寄住的收容所跑了出去。一天,他在高楼大厦间行走,看见一群从街对面公立学校放学的男孩子挤上了一辆有轨电车。查尔斯想也没想就加入到他们中间,也许是为了避免付费。他一直坐到终点,在沿着河流的铁路旁下了车。他坐在堤坝上,看着过往的火车,梦想着它们的终点,直至夜幕降临。夜晚来临的时候,他意识到附近有一小堆火,还有人在说话,于是随便冲那边走过去。一些流浪汉正在做炖菜,他们邀请查尔斯一起分享。据查尔斯回忆,当时他们有三个人,在他最初加入的时候热忱而富有同情心。查尔斯向他们讲述自己的事情,晚些时候又听他们的故事。他们保证第二天早晨就教他怎样逃票,他可以和他们一起到一个遥远的城市去。后来他们中的一个人拿出一个瓶子,他们都喝了瓶里的酒。酒精使查尔斯头晕目眩,身体麻木,于是他们开始戏弄他的时候,他已半醉半醒,几乎不能动弹。整个晚上,那三个人全都消遣虐待他。他记得笑声和汗水,但是对于他们把他打得浑身青紫,撕扯他身体的事情却毫无印象,醒来他看到的是自己的鲜血。

一位铁路巡道工发现了查尔斯,他被送往一家医院。康复之后,他们将他送回收容所,在那里他受到超乎寻常的严厉惩罚,被当作儆戒那些没人照管的孩子的例子。但是惩罚和冒险经历只是激起了查尔斯对自我的一些新想法,重塑了他的内心。当惩罚结束的时候,查尔斯从童年的蚕蛹中破茧而出,成为了一个所有价值标准的反对者。

在随后的几年里,他变得完全无法管束。他不断地自我放纵,他的危害也在加大,最后收容所的负责人已经无法解决他们双方共同制造的问题。在给查尔斯母亲的信中他们写道:“他对其他孩子产生了很坏的影响,我们无法再让他留在这里。”

将查尔斯安置在一个寄养家庭的事情已经安排妥当,于是在刚过十三岁的时候,查尔斯被送往一个农场,在那里和一对中年夫妇一起生活,对这对养父母的唯一推荐就是他们曾经饲养出过一头获奖的公牛。

在十三岁到十五岁之间,查尔斯的生活过得就像农场的动物一样。男孩现在要当做父母来看待的两个人迟钝而不善言辞。在第一周过后,交代完他们的期望和查尔斯的责任这些必不可少的话后,在查尔斯和这对沉默寡言的夫妇之间便很少再有语言中的交流。咕咕哝哝、手势和必要时的命令足够传递必要的信息,而这些必要的信息通常和那用石墙围着的60亩田地有关。除了田地以及与之有关的差事之外,查尔斯好像并不存在一样。拂晓前,睡衣上一只沉重的大手把他弄醒,辛苦的一天开始了。一天在黄昏的时候以一句“洗碗”结束,查尔斯在后门廊的栏杆上把湿乎乎的抹布弄平整,嘟哝一句“晚安”,然后爬上后面的楼梯回到自己位于这间旧农舍三楼的房间。在这儿,他在黑暗中躺在床上,等待睡眠的到来,然后第二天早晨又一次在他们拽他盖在身上的毯子时醒来。


厚朴 心理

首页               团队               服务内容                 新闻                 联系我们

电话:029-88816756          

地址:西安市雁塔区(高新区)高新路88号尚品国际A幢1-1403


微信:hopexinli

邮箱:hope_psych@qq.com


天气信息
 
 
 
 
在线客服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