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电话:029-88816756  助理微信:hopexinli

妈妈教我的歌1-6

来源:《五十分钟的一小时》作者:罗伯特·琳达网址:http://www.hopexinli.com浏览数:811 
文章附图

说某个杀人犯于某年四月份的某一天,出生于北方的一个城市,这些就够了吗?命运能做三角测量吗?不能,因为原因深奥难解,而古人这样写道,对于类似查尔斯这样的人,错误在于他的星辰不对,这可能是一种更好的表达方式。

在查尔斯出生以前很长时间,他父母的婚姻就已经崩溃。他们不需要彼此,也不想要随后而来的两个孩子,只是在宗教的压力下,维持了两年多的表面和谐,然而在婚姻生活的第一个月,他们俩已经知道彼此的婚姻不可能持久,所以查尔斯和他弟弟在出生前就已经被打上了烙印。在查尔斯三岁那一年(他弟弟两岁),宗教教规允许夫妻离婚,父亲的身影从此从他们的生活中消失了。有几个月时间,母亲想要维持住家庭,但是由于她自己是一个疲倦、不安、容易烦躁的人,她发现这个任务太艰巨。在她的忏悔牧师的建议下,孩子们被安顿进一家孤儿院。随后的十五年,两个男孩子就生活在家庭和孤儿院之间。

在外人看来,查尔斯生活了大部分时间的那个地方很舒适,但是只有真正生活在其中的人才能了解真相:为所有人准备,但实际上只有一小部分人能享用的清扫干净的地板,干净整洁的床铺,餐具室架子上发光的罐子,就连管理人员和监护人的微笑,都是精心设计好的外表。基本上,被签字送往这个地方委托照顾的孩子成了监护人感情贫乏的牺牲品。他们像荒地上的野草一样生长,为了生存,伸展向这边或那边,扭曲天性,嘲讽着造物主的设计。他们比其他人更经常地暴露在人性的反复无常之下,一会儿被情感太阳的热度炙烤得要窒息,一会儿又被无情的冰雪冻得发僵,一会儿被水淹,一会儿被火烤。

查尔斯在一个个家庭和收养机构间辗转的生活让人觉得悲惨和震惊。他生活在持续的惧怕和恐怖之中。他受到无法形容的残酷对待。在第一个“家”里,一个虔诚信封宗教的地方,即使在四岁上或以后,因为最小的一点儿错误,他都会遭到无情的毒打,因为表现出在小男孩身上颇为平常的顽皮,就要被逼着去做不合情理的忏悔。管理者出于信仰施舍给他感情——即使不是爱,他们操控他,他们所有的命令,都好像当他是一种动物,而不是一个孩子。这些小小的施虐反映出管理者们内心的沮丧,他们总好像在折磨交托给他们的生命的命令之下行事。以虔诚为借口,生活受到严格的管制。不久,查尔斯发现他认为自己本人和自己的生命都带着罪恶,在歪曲的理论和世界观的影响下,他被强迫接受这样的观点,那就是发生在他身上的一切——从正常生活中被放逐出来,被家庭遗弃——这些不知何故都是他自己的过错。

没过多久,查尔斯就套上了他所能得到的唯一的盔甲。被残忍对待、被作为性侵犯和暴力攻击的对象,被当作施虐的靶子,这些使得小男孩的生活如同地狱一般悲惨。在经历了这样的几年之后,他在精神上将自己和折磨他的人联系在了一起。这一认同过程起始于他的幻想的一个变化,晚上坐在宿舍里护理伤口的时候,他经常从这些幻想中得到安慰。在心理分析上,我们知道这些最早的幻想带有英雄的印记、史诗的壮丽,以及生命中只能见识一次的雄伟绚丽的辉煌,尽管隔着这样的距离来看,是卑微而又可怜的。但是这些幻想并不能帮他抵挡周围残酷的现实,脑海里的英雄无法制止现实生活中的审判官,英雄光芒闪烁的剑在管理者和同伴的棍棒和殴打面前也显得无济于事。然后另一个想法悄悄地潜入了原来的幻想中。狮心王理查德被成吉思汗所代替,屠龙者变成了蓝胡子,他不再梦想骑士气概,而抱着复仇的幻想。当他内心的角色发生变化的时候,查尔斯自己也变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变得身强力壮,很快他就表现出渴望报复的仇恨。他在那些弱小者面前表现出在比他高大的人面前无法表现出的行为,把自己所受的伤害传递给别人,变成了一个折磨别人的人,在给别人带来痛苦的过程中感到快乐。他也学会了精明狡诈,很快,他就变得擅长将伤害转嫁到别人身上。从前,在性行为中他是靶子,现在却是箭,在其他人徒劳的反抗声中释放着自己受辱时的怨恨。十岁的时候,他在方方面面都已从根上变得堕落败坏,他的灵魂已经被扭曲成一个杀人犯的灵魂。


厚朴 心理

首页               团队               服务内容                 新闻                 联系我们

电话:029-88816756          

地址:西安市雁塔区(高新区)高新路88号尚品国际A幢1-1403


微信:hopexinli

邮箱:hope_psych@qq.com


天气信息
 
 
 
 
在线客服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