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电话:029-88816756  助理微信:hopexinli

妈妈教我的歌1-5

来源:《五十分钟的一小时》作者:罗伯特·琳达网址:http://www.hopexinli.com浏览数:808 
文章附图

回到会议室后,我们对刚刚听到的一切加以讨论。这次会面使这一案例全然改观。我们一致认为将查尔斯送回普通人中间是愚蠢的,现在有充足的理由延长对他的精神病治疗方面的观察期。我们决定,对这一案例最合适的诊断就是:缓和期精神病,伴有幻听和杀人倾向的精神分裂症。我们进一步分享了这样的感受,那就是这个男孩在杀人时正处于精神错乱的状态。然而一查档案,发现一份承认有罪的辩护状已经递呈上去,这一案件在没有陪审团的情况下,由一位法官在不公开的内庭进行过审理。我们谈到要求重新审理此案的可能性,但是我们断定单凭那一次会面所取得的证据是不够的,无论如何,我们的特权力不及此。最后我们一致同意需要对这一案例进一步研究,而那个男孩急需治疗。由于当时只有我一个人有空闲的治疗时间,这件事被指派给我。

第二天早晨,我在自己的办公室见了查尔斯。他进来的时候,很愉快地跟我打招呼,手指夹着香烟坐到扶手椅里,烟是他自己从桌上的烟盒中拿的。我问他是否记得前天中午的会面。

“我记得一些,”他说,“医生给我打了一针,那让我感觉很累。有人问我一些问题。醒来的时候,我的嗓子很疼。”

我问了你问题。”我说,“那些问题是关于你犯的罪。”

我告诉了你什么?”他问。

我概括介绍了一下这次会面,他一直专心地听着。当我说完的时候,他说:“差不多就是这样。”

“你还有什么想要补充的吗?”我问。

他耸耸肩,“我想没有什么要补充的了。”

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后面这些事情?”

我没有机会,”他略带感情地回答道,“我的律师告诉我,最好进行有罪辩护,让事情完结掉。他说那样我会被判得轻些。我想他和我妈妈谈过,他们一起决定那样做的。”

你妈妈知道你昨天告诉我们的那一切吗?——你听到一个声音,以及诸如此类的事情?”

是的,”他说,“我差不多都告诉她了——除了强奸的部分。”

我困惑了。“为什么?”我问,“她知道那些,却不让你做精神失常的辩护?”

我们谈过那个问题,”他说,“她不想让公众知道。她是一家大百货公司的采购员,她害怕会失去工作,她想让一切保持平静,害怕自己的名字和这件事联系在一起。”

但是报纸报道了这个案件。”

是的。但是你知道,她的名字和我的不一样,所以没有人会把她和我联系在一起。”

你在这儿感觉怎样?”我问,然后匆忙加上一句,“我知道这个问题听起来有点儿蠢,因为没有人愿意呆在这种地方。不过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感觉自己好像属于这里?”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查尔斯将香烟按灭,手指交叉,身体前倾,“我想犯罪的时候我一定是疯了。”他说,“我认为他们不应该把我送进监狱。”

他们应该把你送往哪儿呢?”

我想应该是医院。”

为什么?”

他想了一会儿。“是这样,”他说,“在医院里,我可能会找到我为什么会那么做的原因,并且牢记在心,那样我就不会再那样做。”

你认为你还会那样做吗?”

我不知道,我说不好。我觉得还会发生。”

如果你在这儿能找到自己那样做的原因,”我问,“你愿意那样做吗?”

是的。”他说。

“我建议我们一起来努力。”我提议说。

“那当然好。”他停了一下,然后用那双单纯的眼睛打量着我,“那会让我不再做同样的事吗?”

可能会。”我说。

“我希望能那样。”

“那得花些时间。”我说。

我有的是时间。”他说。


厚朴 心理

首页               团队               服务内容                 新闻                 联系我们

电话:029-88816756          

地址:西安市雁塔区(高新区)高新路88号尚品国际A幢1-1403


微信:hopexinli

邮箱:hope_psych@qq.com


天气信息
 
 
 
 
在线客服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