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电话:029-88816756  助理微信:hopexinli

《南希精神分析治疗》之莫莉5

来源:《南希精神分析治疗》作者:南希.麦克威廉斯网址:http://www.hopexinli.com浏览数:458 
文章附图

当莫莉开始看到她的婚姻正是她与母亲关系痛苦方面的一次重演时,她陷入了抑郁。尽管还不能够支持自己,但她停止了如此自动地顺从于汤姆的控制行为,当一个受虐的妇女开始在心理上与施虐者分离时危险有所增加,据说是她不断增长的自主感激怒了汤姆。在此期间她两度带着明显可见的瘀伤来,而且她不止两次告诉过我汤姆威胁要杀了她。她知道他的前妻就是因为对生命安全提心吊胆而离开他的。我变得非常焦虑,而且我知道她还没有准备好离开这段婚姻。那年月为受虐妇女提供的资源还不多,而且即使可以获得这样的服务,我也不确定她是否已经能够抛开羞耻感去使用这类服务了。我必须容纳对我们两个人的焦虑,记得我曾有过几个不眠之夜。

她由于没有想到一个处理情况的方式,变得愈发抑郁。她自作主张,去找到一位医生给她开了三环类的抗抑郁药盐酸阿米替林,她服用了几个月,这段时间严重抑郁的症状有所减轻。同时,成长的迹象开始显现。莫莉寻找并获得了一份收入更高的工作,并且决定用多出来的钱来为每周的第三次、乃至后来的第四次治疗付费。治疗的问题包括她的受困惑;她遭到母亲拒绝的记忆;和关于罗马天主教对她进行驯化的众多材料,她认为那是将人们破坏性地竭力转变为“绝对服从、自我牺牲、杜绝情欲的机器人”,尤其是对妇女。

贯穿了整个起初一年半的移情是美好和理想化的,很像是科胡特所描述的典型的自恋性特征,虽然如此,但我不认为自恋是莫莉的本质特征。莫莉常常好像要试探我与其丈夫、教会和父母之间的相似性。我一般都避免解释,唯恐她将我体验成不过是又一个她独立理解自己能力的破坏者。治疗会谈常常颇为轻松。我们谈她的工作、谈她对自己宗教背景的看法、谈她对重病特别护理医学界的印象、或者谈谈出现的其他任何有趣的话题。她似乎对需要来见我感觉不错,而这是为了要在视觉上“将我纳入”。

我最记忆犹新的几节治疗,我们一起开怀大笑到几乎不能喘气。她让我了解她童年所在的教区学校里修女们各种稀奇古怪的习惯。事实上她们告诫女孩儿们不要穿很黑的皮鞋,以防止男孩子们从鞋面的反射看到她们的内裤;修女们还建议学生们只在自己的课椅上坐一半,以便她们的守护天使可以坐在另一半上。莫莉回忆有一次,就在她们家在周日教会服务中吃了圣餐之后,她的妹妹染上了流感而且在洗手间呕吐。她的母亲信奉圣餐变体的教义(注释:圣餐变体论,一种认为尽管圣餐面包和葡萄酒的外表没有变化但已经变成了耶稣的身体和血的主张),从而非常害怕“耶稣在洗手间里了!”,于是她坚持带神父到家里来为洗手间管道洗清罪孽。

然而,我没有把我所有的行为局限于共情式镜映和支持性闲谈。我除了轻微地挑战着莫莉习惯的防御,我偶尔还会和她在教会和先前护理培训中公认的座右铭“较量一番”,或者至少针对是她内化了的教会所教的东西,尤其是那些将受苦和善良等同起来的内容。她和我设法澄清她最为首要的受虐模式,特别是她在任何紧迫的情境下都能“自动继续工作”,因为她认为这些情境下应该照顾别人而搁置自己的需要。以这样的方式,我们慢慢地使她的自我对她以前从未质疑过的许多行为有了异样感。

这样面对面的合作之后大约一年,一天,我来到办公室,在我的桌上发现一张慌乱写下的字迹潦草的小条。在字条上,莫莉解释说汤姆的虐待猛然间变得不可忍受。因此,她突然离开,和她的一个好朋友在俄亥俄州待几天。这是她第一次“抛下”她的丈夫。她说事后罪责感非常强烈,然而实际上,她依靠自己而行动的兴奋感胜过罪责感。这次事件后不久,她要求再使用躺椅,她说她现在觉得准备好要“走得更深入”了。


厚朴 心理

首页               团队               服务内容                 新闻                 联系我们

电话:029-88816756          

地址:西安市雁塔区(高新区)高新路88号尚品国际A幢1-1403


微信:hopexinli

邮箱:hope_psych@qq.com


天气信息
 
 
 
 
在线客服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