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电话:029-88816756  助理微信:hopexinli

《南希精神分析治疗》之莫莉2

来源:《南希精神分析治疗》作者:南希.麦克威廉斯网址:http://www.hopexinli.com浏览数:748 
文章附图

早期临床印象

因为莫莉说大部分她想要治疗的问题都是“一直”真实存在的,所以很难知道莫莉出现这些困难具体是怎样开始的。尽管她明显表现出很熟悉如何成为个人成功典范(她嫁给一位志向远大的专业人士,她自己的事业迅速提升,并且她的许多同事都将她视为领袖),但她所有的成就都与抑郁的暗流并存。她只有一个真正的朋友,现在相隔几个州,她也没有爱好或消遣。在别人对莫莉道德优异的称颂来看,莫莉似乎有将别人的幸福置于自己幸福之前的强迫性和不自主的需要。莫莉有许多强迫素质(例如,她的情感隔离和工作狂倾向)、些许癔症特质(混合了性压抑与毫无满足的冲动型性活动)、明显的反依赖倾向,以及明显的已于动力学特征。她自己描述的目标症状包括焦虑、抑郁、行为和躯体的不适,而从头到尾,我都为Theodor Reik对“道德性受虐狂”的描述如此恰当地符合她的表现而震撼。Reik写到一些人,他们广泛地受虐,而不是在特定的性感受上受虐;更确切地说,他们的自尊建立在强迫性地牺牲自己的需要而去满足别人的需要上面,常常以巨大的痛苦、羞耻和受虐为代价。

我很快就相当清楚,促成她寻求帮助的真正推动力是她婚姻状况的恶化。尽管她丈夫的行为正变得不可忍受(已经超出了她承认能够忍受的限度很长时间了),但她既不能承受离开丈夫,也无法对丈夫改变提出可信而可行的要求。她告诉自己,“他有问题”,因此他理应得到同情和支持,而不是对抗。她抽不出时间娱乐或休闲,或者说在和丈夫的家务“分工”当中,她实际承担了所有家务杂事的责任,从刷碗到修屋顶。这一切对她来说似乎永远都很正常。她的婚姻状况只不过是突出了她自我挫败的人格构成中固有的问题。

莫莉似乎对治疗的前景心存担忧,她只想稍微拓宽一点点,而对理顺自己的问题的动机不是很强。在我向她清楚描述某些治疗目标和程序的时候,她很严肃地点头。她的丈夫曾将精神分析描述为一个痛苦但潜在着创造性的过程,而且她清楚地想成为一个“好病人”,为了最终的成长而准备承受痛苦。她寻求治疗的风格中有一个有趣的特征,就是她很大程度上是在丈夫施加的压力下前来治疗,她正在重复那个顺从的模式,以及取悦他人的神经症性需求,这恰好是她正希望改变的。

我已经提到莫莉使用了压抑和情感隔离的防御。反过来,莫莉努力借助将自己受照顾的需要投射到别人身上,并且照顾别人来满足自己的需要,这是另一个核心的防御。她有超凡的热情去照顾病人、有需要的人、丧失亲人的人。她不能够知晓和表达自己虚弱、依赖或痛苦的方面,而将这些需要替代性地分派到她的配偶、学生和病人头上,尽她所能给与他们最好的照顾。她的防御在许多方面是高度适应性的,在被行将就木之人所包围的时候,莫莉可以做到毫不难过地工作;她能够立刻综合大量的信息,并且将其转化为一个连贯的处理计划;如果工作需要,她可以放弃睡觉、茶休和谈话。但是,她无法关闭这些防御,她的个人生活也因这种无能为力而遭受着煎熬。


厚朴 心理

首页               团队               服务内容                 新闻                 联系我们

电话:029-88816756          

地址:西安市雁塔区(高新区)高新路88号尚品国际A幢1-1403


微信:hopexinli

邮箱:hope_psych@qq.com


天气信息
 
 
 
 
在线客服
 
 
 
 
预约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