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约电话:029-88816756  助理微信:hopexinli

《南希精神分析治疗》之莫莉1

来源:精神分析治疗作者:南希.麦克威廉斯网址:http://www、.hopexinli.com浏览数:620 
文章附图

初期临床描述

治疗开始

当我在1973年第一次与申请精神分析治疗的莫莉会谈时,她27岁,已经和一个才华横溢的法律专业学生结婚3年,并且她依靠护士工作和在当地一家医院担任重病特别护理教师的收入来养活自己和丈夫。她没有孩子,而且和原生家庭很疏远,她的原生家庭在新泽西一个小城市里,是一个爱尔兰工人阶级的天主教家庭。在婚姻和工作之外,她没有重要的人际关系。

显而易见,莫莉非常聪明(我后来知道她测出来的智商高于160),说话得体严谨而且克制。尽管经过了人工修饰,但她看上去很美,在20世纪70年代那个人人我行我素的环境下尤其如此。她漂染过的头发梳理整齐,她的指甲修剪完美,她的护士制服洁净无瑕,她的化妆也毫无瑕疵。她的情感很收敛以至于不可接近,她的身体动作很僵硬刻板,并且她的情绪状态既压抑又焦虑。我记得她呆滞地坐在我面前,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她看上去像个瓷娃娃,一个绝望的瓷娃娃。

莫莉在治疗时谈到她进入心理治疗的原因,是她看到丈夫正在进行的精神分析治疗中产生了许多重大的变化。他一直敦促她“接受分析”,而且她也愿意看看是否这个过程会引起她有类似的进步。

当问及她可能想要治疗的其他方面,莫莉提到了几件事。第一,她感到性压抑。尽管她可以轻易手淫至高潮,但无论是和汤姆还是之前的恋人,她都从未借助阴茎插入或通过别人的性服务体验过极度的兴奋。另外,她怀疑自己有将性作为武器使用的倾向,或者可能将性作为表达其他情感的方式。她最近冲动地与一个真正的陌生人上了床,当时汤姆外出,整个不忠行为所带来的巨大罪责感一直折磨着她。第二,莫莉认为自己在更加普通的感受上都很压抑:她几乎不能识别自己的感情,更少能找到表达这些感情的方式。特别是她把愤怒和悲伤说成是既难以感知又难以表达的情感状态。第三,她提到一种力图取悦别人和满足他们愿望而不顾自己需要的普遍倾向。她说她觉得自己从未放弃过赢得母爱的愿望,并且事实上努力行动去获得每一个人的爱。伴随着这些表述,她还提到了撒谎的倾向,是“对人们说他们想听的话”来努力提高自己脆弱的自尊,以及避免可能被别人拒绝。

莫莉顺便提到另一个要素,就是在以往生活中,当她处在情感压力下时,偏头疼症状似乎比较高频率地发作。她希望减少对头疼发作的敏感脆弱,也希望避免对药物的进一步依赖。作为一名护士,她发现很容易得到镇静剂,她最近在服用低剂量的安定。在大学时,有一年压力很大,她提高了利比安(又名“利眠宁”,是一种安定药)的用量,直到她一天吃到80毫克,那是令自己深深恐惧的一段日子。在那期间她也经历了先前唯一的一次心理治疗。在一位教授的建议下,她每周去见大学的咨询师一次,历时数月。她曾给这位教授上交了一篇文章,详细说明了她的家庭因致命性遗传病带来的苦难经历。心理咨询减轻了她颇为严重的抑郁。她说这次咨询经历救了她的命,因为咨询让她能够完成与家庭的分离并且能够完成大学教育,但是她现在觉得那次治疗基本上是支持性质的(“那胶水把我黏合了”),而且认为没有足够的强度以帮助她缓解她眼里人格中更加根本的困扰。

                                (此文章为南希精神分析治疗中案例上半部分)


厚朴 心理

首页               团队               服务内容                 新闻                 联系我们

电话:029-88816756          

地址:西安市雁塔区(高新区)高新路88号尚品国际A幢1-1403


微信:hopexinli

邮箱:hope_psych@qq.com


天气信息
 
 
 
 
在线客服
 
 
 
 
预约咨询